华为车BU欲寻求独立?官方回应:与事实不符

8月11日,有消息称华为车BU欲寻求独立运营。

据悉,该消息已在华为内部广为流传,针对独立一事,华为正与重庆国资委密切接洽合作事宜。

对此,华为随后予以了否认,称:网上传闻与事实不符,华为没有与重庆国资委洽谈车BU相关事宜。

追随荣耀,华为车BU也欲单飞?

2023年,华为车BU似乎走到了一个关键的分岔口。

尽管3月底,华为创始人、董事长任正非已重新发文重申“华为不造车”,并且将有效期从之前的3年延长到5年,很大程度上消除了公众对于“华为造车”的质疑,但在Tier1这条路上,华为车BU接下来将如何走,能做到什么程度,依然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最新的消息是,华为有意推动车BU独立运营,“形式类似荣耀单飞”——这是接近华为的人士评价。

不过,华为否认了与重庆国资委的接洽,但对于车BU“单飞”一事,还是留下了很大的想象空间。

事实上,乍一看到这个消息,确实有点吃惊。智能电动汽车的市场前景有目共睹,尤其是国内市场,不少企业已经吃到了这一波变革的红利,车BU如果在此时独立,无疑是把已经到手的蛋糕拱手让人。

但细想之下,又不是那么难以理解。一方面,做智能网联汽车的增量部件提供商,这是华为早在2019年宣布大举进军汽车赛道时就确立的方向。过去几年,凭借着从标准零部件供应—“Huawei Inside 模式”—智选车的模式进阶,尽管华为车BU在一步步接近造车的核心,但始终没有越过“造车”这条红线。

如果车BU能够独立运营,今后有望拥有更大的自由度及灵活性,更好地推进车BU业务的拓展。

众所周知,目前华为车BU在大的组织架构上是归属于余承东执掌的华为消费者BG,车BU下面设立了智能驾驶、智能网联、智能座舱、智能车载光、智能车控、智能电动、智能车云等多个不同的业务板块,但这些业务部分员工在组织上还归属于其他业务板块,比如华为云、华为数字能源等,车BU在集团内部更像是一个庞大的项目部。

这样导致的结果是,由于组织上的错综复杂,无论是在自由度还是灵活性上,都会受到一定的掣肘,这也是为什么过去两年在自动驾驶以及软件方面,越来越多的车企及Tier1选择成立单独的子公司。

“不仅如此,车BU在大的消费者BG里面,还会连带着在供应链方面也受到一定的限制,比如芯片,以及其他一些核心零部件的供给。”在相关业内人士看来。

另一方面,从车BU当前面临的市场格局来看,也需要更加高效的组织运作。

伴随着智能化变革的深入推进,一个确定的趋势是,整车电子电气架构将从过去的分布式逐渐朝着域集成、跨域融合,最后向中央集成式架构发展。这意味着,目前独立的智能驾驶、智能座舱、车联网等应用,最后都会慢慢走向协同融合,比如当下已经在逐步上车的舱泊一体或者舱驾一体。

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个独立且统一的组织架构,无疑可以更好地推进不同业务间的协同融合,进而提高整体的组织运营效率。

值得关注的是,这其实并非华为车BU首次传出“独立”消息。早在2022年初,大众汽车集团就被曝拟收购华为公司的自动驾驶团队,具体的收购价格将会达到数十亿欧元。据当时报道,大众和华为高层已经展开几轮谈判,但最后不了了之。

“另外,车BU如果独立运作还有一个潜在的好处,就是通过独立可以形成更加清晰的定位,更利于后续业务拓展以及此前公布的2025年盈利目标的达成。”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单飞”传闻背后,盈利亟待破题

显然,盈利已经成为了华为车BU的头等大事。

据此前华为披露的2022年年报,去年华为全年共实现营收6423亿元,同比增长0.9%,其中智能汽车解决方案业务仅实现收入20.77亿元,业绩贡献度甚至不足一个零头。

然而在车BU投入方面,余承东不止一次表示,华为每年在汽车领域有100多亿的直接研发投入,累计研发投入已经达到了206亿元,研发团队规模达7000人,并且其中70%-80%都花在了智驾领域。

毋庸置疑,这是一项严重亏损的业务,并且直到现在也没有看到比较明显的改善。

华为车BU主要有三种模式:

第一种是标准的零部件模式,即为车企提供标准化部件,如电机、电控等。据华为2022年报,截至2022年底,华为车BU已经上市30多款智能汽车零部件,发货近200万套部件,包括智能座舱、智能驾驶、智能电动、智能车云、毫米波雷达、摄像头、网关、激光雷达、算力平台、AR HUD、T-Box等产品与解决方案。

第二种是华为HI模式,主要是与车厂深度合作,进行技术迭代,在智能驾驶、智能座舱等方面不断升级用户体验,例如与北汽、长安等的合作,就是这种模式。其中与北汽合作的北汽极狐,前7个月累计仅交付1.06万辆,具体到北汽极狐阿尔法S HI版,销量可想而知。

其实还有一家是广汽,不过今年3月底广汽官宣终止了与华为的这一合作,将子公司广汽埃安的“AH8项目”由与华为联合开发变更为自主开发,后续华为以重要供应商身份参与开发及合作。

第三种则是智选车模式,即华为不仅可以为车企提供全栈的解决方案,还包括软件运营,以及华为终端业务近十年来TO C转型所积累的品牌、渠道、零售、营销经验。

第一家采用这种合作模式的是赛力斯,与华为共同推出了AITO问界品牌,并先后打造了问界M5、问界M7和问界M9三款车型,其中前面两款已经上市交付。据官方公布数据,2022年AITO问界系列累计交付数量超过7.5万,但今年已鲜少公布月度交付量数据,已知5月交付了5629辆,环比增长22.7%。而问界M9,将于2023年第四季度正式发布。

在此基础上,今年江淮汽车、北汽蓝谷和奇瑞,也相继就智选车模式达成了合作,不过其他车企尚未正式推出合作车型。

华为车BU欲寻求独立?官方回应:与事实不符

日前,余承东在社交平台发文称,华为智选车业务首款纯电轿跑将会第一个搭载HarmonyOS4,作为智选车的全新品类,将在本季度与大家见面。在该消息下方,余承东还发布了一辆车辆引擎盖印有“LUXEED”字母标识的新车配图。结合新车的命名方式和此前行业内的爆料来看,业界普遍认为Luxeed即为华为和奇瑞联合打造的智选车新品牌。

另外,8月初华为也被曝正与江淮汽车合作开发售价约100万元的问界MPV车型,预计2024年二季度量产,销量目标为上市首年交付5万辆,不过并未得到官方的证实。

这意味着,今年智选车业务有望迎来多点开花,且在新品牌定位上,大概率还将延续之前的高端路线。

值得关注的是,此前余承东曾明确表示,“卖十万二十万辆车不重要,我们的梦想当然希望马路上跑的所有的车里面都有华为的技术,做低端车可以卖的量很多,但没有意义,没有利润。”毕竟此前余承东已经提出,华为车BU要在2025年实现盈利。

现在看来,除了坚持高端化,华为车BU或已经在寻求其他的盈利破局之道。更多进展,盖世汽车将持续关注。

本文内容来自平台创作者:汽车大师,不代表汽车评测网平台立场和态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chepingce.com/news/2834.html

(0)
汽车大师汽车大师小编组
上一篇 2023年8月14日
下一篇 2023年8月14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