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活下去”

西线有战事,“请先生赴死”。

“讨个生活啰,”老李的川音普通话是调侃腔调,但紧接着微不可闻的叹息有一丝辛酸。

“奔腾NAT很少见,你自己的车还是公司的?”我扫了一眼滴滴上面的车辆信息。自从一个月前投奔滴滴以来,老李经常载着我这样的客人穿梭在天府/双流机场和成都市区之间。

 

“我们要活下去”

 

“公司的,电车比较省嘛,一公里一毛多,混动都要两毛。家里有台荣威RX5。电车操控可以,但是说跑五百才跑两三百,焦人得很。”他上高速就喜欢跑120以上。

老李有台货运大车,大运会期间生意淡薄,于是将货车返租给平台,自己跑起了网约车。开车致富的梦想,如今压缩为“活下去”三个字。

常开商用车、燃油车和纯电动车三种车型,又能开口点评“开过朋友的特斯拉Model 3,160速度以下无敌,内饰很欠,但不信自动驾驶,怎么可能比我开得好”,老李已经算得上网约车司机里的精英,也俨然是成都这座城市千万消费者的缩影写照。

 

“我们要活下去”

 

只是换个视角,西博城展馆里汽车公司们,也是映射出一个个老李的身影——更爱油车,不得不转向电车,以前目标是狄更斯的《远大前程》,现在目标是余华的《活着》。

倘若说2021年的成都车展,是中外汽车品牌势头反转的节点,2022年的成都车展,是疫情困顿下的匆匆喘息一气,那么2023年的成都车展,就像是中后段的战局,人困马乏,又不得不伸出满是缺口的断剑,用仅剩的力气挥舞向前。

西线仍有战事,只要踏上汽车的征程,便只能送上一句“请先生赴死”,因为在反讽和拼搏中,反而可能赢得生机。

 

“我们要活下去”

 

距离那个“秀的成都”回归的时间,距离那个熟悉的意气风发汽车行业回归的时间,就决定于此刻的决心与勇气。

成都“褪色”?

走在3号馆中央通道里,感受左手雷克萨斯和上汽奥迪的冷清,右手仰望和方程豹的火爆,本应该是“冷热交织”,但我脑海里映入的却是凉意。

不,我本意并不是唱衰行业,大概是去年成都“限电”,让远道而来的客人饱受“热情之苦”,今年便彻底反转:飞机上大家裹紧毯子,我迈进酒店3分钟后给空调按了OFF键。

 

“我们要活下去”

 

“媒体日和专业观众日的客流直线下降,代表媒体跟消费者都没什么钱和热情了。路牌广告、展馆巨幅广告、飞机点播前广告销声匿迹,代表汽车公司也没什么钱了。”偏偏朋友丁力将冷体感跟行业关联起来。

“场馆人气下降才是汽车公司没钱,你看好多厂家连机酒都给不起了,都想蹭别人,就没得蹭。”一旁他的发小嘴巴更刻薄。

我只能摇摇头,翻开“成都国际汽车展览会”官方数据,想找一点鼓舞人心的证据:129个汽车品牌、近1,600辆展车倒是和2022年相当,但新车发布会66场少了6场,揭幕首发车型68款少了24款,其中全球首发车型26款少了2款,全国首发新车31款少了5款。

更不敢跟2021年相比,毕竟,四大A级车展里,成都车展最喜欢“卖车”。2021年成都车展可是卖出去新车37,730辆,销售额65.16亿元,单车均价17万。

 

“我们要活下去”

 

“你看,比亚迪的几个品牌跟坦克展台还是人气很旺,新势力也不错。”无奈我只能找“尖子生”来撑门面。

的确,在方程豹的新车豹5、贵出天际的奔驰AMG SL63和宝马760插混、别具一格的长城炮弹皮卡等一众高人气车型周围,还是簇拥了水泄不通的人群,拍一张完整照片都难。

“那你怎么不说雷克萨斯、英菲尼迪展台只剩穿西装的销售?雷车最有人气的时候,还得是那个自媒体跑去吵架拍视频曝光加价呢。”

韩系车的展台,无论起亚EV6的产品力,还是展台搭建的风格,都相当下功夫,奈何围观人群寥寥。一汽-大众捷达的发布会,公关部侯春昭自己担任主持人,开口第一句就是“我们这不是为了省预算哈”。

日系也就剩下丰田人气尚可,本田日产少人问津。但更奇特的是,一汽丰田为bZ3单独开辟了一块展台,涂装浓艳的车身吸引不了观众,我去拍照的时候,工作人员抬起头来,眼里满是“这也有人看”的讶异。江西五十铃的展台上,无事可做的前台小姐姐,将纸质资料卷成筒形,无聊地敲击着桌面。

 

“我们要活下去”

 

绝不会缺少唱衰本届车展的媒体。但我们更需要明白:机体的蜷缩并不是目的,而是一种自我保护的姿态。汽车品牌们的收缩策略,着实都有着映射老李的逻辑——活下去,哪怕此刻更卑微、更憋屈,都将为明天的更优雅、更豪情打下基础。

此前连续缺席多届车展的上汽通用五菱,选择在成都车展期间发布星光轿车。从周钘到张益勤、思行都在微博上奋力拉流,以适应“弹药匮乏”的局面。毕竟,刀刃才最需要钢。

原本传闻在本届车展首秀的蔚来新EC6,取消了发布会。“我们想把节奏衔接得更紧密一些,所以EC6的发布和交付,都放在一起了。”秦力洪这样对我们说,传统的采访改成了午餐里的轻松闲谈。不难理解,ET5已经吃了发布-交付周期过长的亏,而理想的“发布次日可到店试驾”几乎成为行业新标杆,于是新ES6已经显著改善节奏,新EC6的“跳票”底层逻辑顺理成章。

 

“我们要活下去”

 

这一届成都车展,无论冠之以“失势”还是“褪色”结论,都无可厚非,毕竟那个光彩照人的成都车展似乎正在远离。但在叫惨的同时,别忘了去深究:“为何这么惨?”“如何不再惨?”或者,“怎么活下去?”“如何更好地活下去?”

寻找下一片蓝海,再将它变红

在强烈内卷的当下,汽车公司们最大的苦恼,莫过于不知道该怎么出招了。

老话说,第一个是天材,第二个是庸材,第三个是蠢材。放在汽车行业里,许多招数都是:昨天的神功,今天的普通,明天的平庸。

譬如车展期间,各大品牌秀什么车,搭什么台,定什么风格主题,车展以外,开发销售什么产品,就成为最煎熬的考题,难度远胜过十年前的“汽车市场黄金时代”。

 

“我们要活下去”

 

从我们现场亲眼历数,加上威尔森提供的数据,今年成都车展的新车,SUV占比超过了50%,在威尔森统计的61款新车里占33款,轿车和MPV分别为22款和6款。

因为理想切割蓝海红利的成功,所以新款中大型SUV的崛起,助长了SUV“超越半壁江山”的势头。魏牌蓝山打了个翻身仗,挺进理想L8的区间。问界M7则推出五座版,意在和六座分工。

因为跑车稀少,所以上汽乘用车名爵推出MG Cyberster纯电敞篷跑车,而哪吒又将GT带到车展现场,并且还带来敞篷概念车。

 

“我们要活下去”

 

因为皮卡被寄予“解禁”期望,所以长城打出“皮卡之王,冠誉全球”的旗号,也在提防比亚迪下一步推出新能源皮卡抢夺份额;江淮在乘用车失守之后,除了MPV,希望就寄托于悍途皮卡;而江铃则突如其来祭出了大道品牌。

因为市场有“轿车铁粉不死”的声音,所以五菱还是推出了神似迈锐宝XL的星光;吉利银河这一轮落子L6轿车,12.8万-15.8万元预售价剑指秦PLUS区间;驱逐舰07换名海豹DM-i,意在重新发力。

 

“我们要活下去”

 

因为强调技术重要,从哈弗到沃尔沃,不少品牌拿出技术展示,意在强化技术标签。

今年成都车展新趋势的最重要体现,也正是许多品牌这两年爆发的重点——硬派越野SUV,或者有着硬朗外观、兼顾越野性能的SUV。仰望U8人气虽然比不得上海车展期间,但仍然门庭若市;方程豹豹5凭借预售价的意外性,成为车展MVP;哈弗H5沿袭了老款车型的性价比路线,而大小几乎堪比丰田红杉等全尺寸SUV;奇瑞探索06的轻越野和捷途旅行者的越野定位,也在朝着长城的“大狗+坦克”模式进发。

各种细分市场正在延伸,正在再细化,相关的营销布局也都紧锣密鼓推进中。“硬派越野终究是小众啊,”某新势力厂家的朋友感慨道,“但其实我们家也在探索布局这种车了。”

 

“我们要活下去”

 

技术牌、智能牌、场景牌,都在第一家车企吃螃蟹后,半年到一年内席卷了整个行业。因为强调场景,户外成为消费新潮,坦克又拉爆硬派越野细分市场,所以从今年上海车展开始,每两三个展台就搭建一个帐篷,这种势头延续到了成都车展,但驻足观看的受众已经渐显稀薄。

看起来锣鼓喧天、风光无限。但是,汽车市场的诸多策略,大抵类似车田正美给圣斗士设定的“同样招数,第二次不起作用”。

回想起2016年的时候,厂家和媒体一致认为,轿跑SUV跨界车,将是发展趋势。事实证明,这一点没错,毕竟特斯拉已经用“新套娃”的溜背鼠标设计告诉我们,未来车型可能就这样;那个年头,马自达CX-4也有不俗的成绩;卡宴Coupe、宾利添越Coupe的计划,加上大家都认为发展趋势会顺着“超豪华-豪华-普通”品牌阶梯去延展,更让轿跑SUV的计划听上去格外合理。

然而,接受未来的过程,比汽车公司们想象的长;轿跑SUV赛道上的选手,比汽车公司们想象的多;现有潜客市场的规模,又比汽车公司们想象的小。故而,诸如风光ix5、哈弗F7X等轿跑SUV尽皆败北。

 

“我们要活下去”

 

“症结在于品牌太多,战线太长,分散资源。”哪吒汽车的吴琳和我达成共识。无论是品牌的数量,还是细分市场的数量,都在分散着车企的精力和资源。而很多弱势品牌死去活来,但是又因为就业岗位、地方政府关联等因素没“死透”。汽车本质仍然是制造业,就会讲究规模和通用化,两次产业革命都是剑指规模化和效率提升,故而这个行业的转型,仍然需要时间来推进整合。

今年成都车展的趋势,终究只能为少数品牌打开成功之门,多数车企为“活着”的目标勉力支撑,而一部分弱势公司将沉沦在历史长河中。“活下去”,这个降格目标,也会让某些玩家遥不可及。

置之死地而后生

新车价格,显然是本届车展万众瞩目的焦点维度。

有了特斯拉价格波动和年初湖北降价潮“珠玉在前”,我们都知道新一批车型的价格一定会下探,但能到什么幅度,还是能引发大家的好奇心。而站在车企的角度,则是“明知降价有损品牌,也不得不跟牌,只为先活下来”。

智己LS6预售价定在23-30万元,针对小鹏G6的意味不言而喻。“G6的成功,果然说明王凤英的加盟没错,”朋友点评道,“这时候回头看G9,觉得其实还真香。但是LS6它们杀到,小鹏肯定也有压力。”

 

“我们要活下去”

 

问界M7五座版预售价格25.8万,无疑将类似蓝山冲击L8那样,对理想L7构成威胁。吉利银河L6之于比亚迪秦PLUS。

哈弗猛龙,则有“略似大狗的坦克300”称号,16万元的预售价格,以及“比较蓝海”的属性,着实令业界期待表现,但瞠目结舌的程度已经被新哈弗H5稀释。

“你看这个价格怎么样?”我和方程豹的林建楸在车展期间抽空碰头,连当红炸子鸡都免不了三思定价策略。“30-40万元预售价,比很多人起初预期的40-60万要低,但也有真潜客希望更便宜一些。”我向他如实反馈。“毕竟是预售价,可以继续考察市场反馈,还有可操作的弹性空间。”

对于“活下去”更为关键的,是从底层梳理体系,深度认知。

“荣威不会设立新的新能源品牌,是因为本身就不够强,从经销商渠道角度来说,渠道都还没有饱和,”周潍非常坦诚,“正因为饱和度不高,所以反而整个品牌朝着新能源转身更容易。”在他看来,荣威最优先的举措还是拿出好的产品和帮助经销商渠道脱困。一部分友商凭借数量众多的网点,强行推高了销量,但从长期角度对新能源品牌未必有利。

 

“我们要活下去”

 

“我们的牌出完了,”秦力洪是指权益和整车解耦、展车降价、利率调整之后,蔚来不打算进一步降价,“因为现在太卷,我们以前收着打,现在也要考虑怎么兼顾好。”像我这样的蔚来车主自然不希望蔚来大打折扣,但要想维持品牌价值,又能顶住全行业大降价的冲击,难度之高毋庸置疑。所以秦力洪回想起了2010年之前中国汽车行业大爆发的年月,“那时候很多自主车型也是频繁降价,所以考验也是周期性的。”

不过,我更感兴趣的,是蔚来开始认知到底层逻辑,譬如每卖出去一辆车,消耗一位销售的工时基本是固定的,那么门店总数和销售总数,也就是渠道能力,决定了销量的边界。“我们已经在扩招人了,我这个月卖了7台车,我们店还有新人进来,”展台的蔚来销售印证了秦力洪的说法,“不过也有优胜劣汰机制。”

“这个展台是我构思搭建的,”林建楸颇感自豪,毕竟方程豹定位比腾势更年轻,比仰望更容易走量,如果比亚迪整个集团要往上走,方程豹的担子相当沉重。“我这边招了一些新毕业生,非常老练,很快就能上手。”从他脸上的笑意,能折射出汽车营销团队也在换新迭代中。

尽管跟理想汽车打交道不算太多,但这届车展理想销售确实令我刮目相看——对技术的掌握熟稔程度,仅次于华为问界的理工男型销售,而风范也就稍逊于最温文尔雅的蔚来销售,但效率有过之而无不及。

“后来我们把所有的车都加了盖板防护,”他不避讳后排座椅之前“一泡尿”短路的案例。在我推说考虑选车的之后,这位销售很坦率地表示:“既然你家里有油车,而且换新车就用个未来两三年,你可以考虑买纯电动。如果考虑长期拥有,L7也比较适合。”嚯,居然直接给我推自家没有的纯电动车型,这胸怀似乎比想子哥还宽一些。

而在市场端,回归应有的价值观,也会对汽车公司们的“活下去”策略产生影响。

 

“我们要活下去”

 

成都向来以乐于尝鲜闻名,如果只看今年车型累计销量排名,特斯拉Model Y和埃安S霸占前两位,似乎印证了成都车市电动化异常迅速。然而计算今年前7个月新能源渗透率,成都在TOP 20城市里反而以36%处在靠后位置,和整体汽车销量增速排名第二形成反差。

 

“我们要活下去”

 

“电车通勤可以,开远途不行,”老李的言论能代表相当一部分成都消费者的心声。

在汽车厂商角度,除了特斯拉、比亚迪和理想能够盈利,其他新能源车多半还在亏损中,那么再投入的血液仍然需要依赖燃油车。“燃油车好比大家庭里辍学打工的哥哥姐姐,学历没有小弟高,看着没那么光鲜,但这几年离开老大哥,家庭撑不下去。”厂商的朋友脸上写满无奈,但这就是生存之道。

 

“我们要活下去”

 

两年前,我们对成都车展的描摹,借用过秦朔朋友圈《成都、广州与上海的奢侈品城市观》的句子:“成都人的生活方式是如此多元而立体……他们对于享乐和自我展示持有开放心态,也造成他们在购物时非常果断,重视装饰性和自我表达,审美偏向浪漫。”

“在生存遭遇压力的当下,风度是可以被放弃的。”为了“活下去”,《芙蓉镇》的台词能抛出“像狗一样”的惊世之语。临时放弃浪漫,对成都而言,对汽车产业而言,并非可耻之举。终究,今天的蜷缩,将通往明日的舒展,此刻的灰度,将在下一刻迸发出绚烂的光彩。

本文内容来自平台创作者:汽车大师,不代表汽车评测网平台立场和态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chepingce.com/news/5031.html

(0)
汽车大师汽车大师小编组
上一篇 2023年8月28日 上午9:25
下一篇 2023年8月28日 上午9:2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