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产高层上演“碟中谍”:COO被监视,前CEO跨国流亡

日产高层上演“碟中谍”:COO被监视,前CEO跨国流亡

车东西(公众号:chedongxi)
作者 | 山山
编辑 | Juice

日产又有内斗了,堪称史上最动荡车企。

车东西6月25日消息,日前,日产汽车证实了首席运营官阿什瓦尼·古普塔离职的消息,而在8天后,英国《金融时报》就曝出他其实一直以来都受到首席执行官内田诚的监视。

古普塔此前的行为也或多或少奠定了他离职的基础,他不仅与他的上司首席执行官内田诚频频起冲突,而且他还在工作中经常越过内田诚,扫内田诚的面子,这就导致内田诚对他极其不满。

日产高层上演“碟中谍”:COO被监视,前CEO跨国流亡

▲前首席运营官阿什瓦尼·古普塔

而且更致命的是,在签署日产与雷诺的合作协议上,古普塔始终不赞成,并与内田诚的想法背道而驰,而这也终将成为古普塔离职的最后一个导火索。

在日产的内斗中,古普塔也不是第一个因内斗失败而离开日产的高管,早在2018年11月9日,前日产汽车首席执行官卡洛斯·戈恩也因日产内斗失败而锒铛入狱。

而这一切也都源于日产汽车现任法务高管哈里·纳达,在他过去接手了前日产代表董事格雷格·凯利的部分工作后,他意识到如果让戈恩成立汽车制造商大联盟,他的利益也将直接受到损害。

因此他便同日本政府和第二任日产首席执行官西川广人一起设局送戈恩入狱。

而如今,戈恩为正名于2023年6月24日向黎巴嫩检察院提出诉讼,指控日产汽车等3家公司共12人对其犯有诽谤、捏造证据等罪行,并要求赔偿超过10亿美元(约合72.2亿元人民币)。

那么,孰是孰非还要等待法院的解答。

一、古普塔遭内田诚不满 一直以来都被监视

最近,日产汽车首席运营官阿什瓦尼·古普塔离职的消息有了最新的进展,自6月16日古普塔离职的消息被日产汽车所证实后的第8天,古普塔就被曝出他在职期间一直都受到首席执行官内田诚的监视。

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的报道,关于监视古普塔的指控是出自58岁的日产高级顾问哈里·纳达在4月19日致日本汽车制造商董事会独立董事的一封信。

纳达在信中表示,内田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对古普塔进行监视,而该举动的目的就是罢免阻碍日产与雷诺达成新协议的高管和董事会成员。

日产高层上演“碟中谍”:COO被监视,前CEO跨国流亡

▲RENAULT

两名了解谈判情况的人士表示,截止目前,日产一直都在努力重启与雷诺长达数十年的联盟条款,本来计划在今年年中达成这份合约,但是古普塔为了日产的利益,一直都在阻拦,而这也让这份合约一直拖到如今都没有达成。

所以,雷诺董事长塞纳德和首席执行官德梅奥等高管也都认为古普塔在拖延或阻碍交易的完成。

那么,这也就意味着,在雷诺与日产久久不能重启合作协议的这件事情上,内田诚、塞纳德与德梅奥都认为古普塔是始作俑者,问题的矛头就直接指向了他。

日产高层上演“碟中谍”:COO被监视,前CEO跨国流亡

▲左为日产首席执行官内田诚 右为雷诺首席执行官德梅奥

但经过数月的紧张谈判,日产和雷诺于今年2月达成新合作条款:日产将持有安培(雷诺旗下的子公司)至多15%的股份,而雷诺将减少在日产持有的股份。

另外,纳达还在信中表示,4月10日日产就对古普塔被指控这一事进行了调查,随后要求他自行离职。

三位直接了解此事的消息人士表示,事件起因是一名女员工指控古普塔对其性骚扰。随后,在今年6月份古普塔就自行申请了离职,尽管这件事还未调查清楚。

另外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因为古普塔对日产这个“日企”十分了解,一旦发生这样的丑闻,就很难在这立足了,所以他选择换一个地方,再施展他的野心和抱负。

而在这次内斗事件中,古普塔也并非无辜,他也曾有一些出格的行为。

事实上,古普塔不仅与内田诚在合作协议这件事情上经常起冲突,在之前的工作当中也频繁不给内田诚面子。

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的报道,古普塔经常会在工作中越过内田诚,并破坏其老板形象。

又有知情的内部人士称,自从内田诚和古普塔于2019年上任以来,两位高管的竞争就十分激烈。

在当时第二任首席执行官西川广人辞职后,内田诚就临危受命,并于股东大会上当即立下了“军令状”,称自己如果不能扭转日产汽车的颓势,愿意自行下台。

但他的这个操作,也让他不得不面临巨大的压力。

2020年5月28日,日产汽车公布了2019财年(2019年4月1日至2020年3月31日)的业绩。财报显示,日产汽车2019年净亏损达到了6710亿日元(约合445亿元人民币)。

销量方面,2019财年,日产全球汽车销售量为493万辆,同比下滑10.6%。其中,日本市场销量53.4万辆,减少10.3%;北美市场销量162万辆,减少14.6%;中国市场销量154.7万辆,同比减少1.1%;欧洲市场销量52.1万辆,减少19.1%。

日产高层上演“碟中谍”:COO被监视,前CEO跨国流亡

▲日产2019年汽车销量

除了中国,其他主要区域市场都非常惨淡,照这样的情形下去,他也必将下台。

随后,在他接续上任的几个月里也一直没有出现成绩,加之2020年的疫情,也让日产的经营负担持续加重。

内田诚为了挽救日产并保住自己的位子,他想到了一个“复苏计划”,而这个复苏计划在东京SBI证券的分析师Koji Endo看来这就是重组计划。

而该“复苏计划”也不全是内田诚一个人的功劳,他是借鉴了身为首席运营官的古普塔之前重振雷诺和日产商用车业务的想法。

所以,古普塔在这次的“复苏计划”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也就是这样,支持古普塔的员工越来越怀疑内田诚究竟能否带领日产走出当前的困局,所以也希望古普塔来实施这次的“复苏计划”。

但这也进一步加剧古普塔与内田诚之间的冲突,知情人士称,古普塔的支持者提议,要么让古普塔与内田诚共享首席执行官的职位,要么取代内田诚。

这时,古普塔已经开始掌握日产的大部分领导权,相比之下,内田诚反而参与得较少。

一名全球产品分销战略经理称,其在横滨总部参加的所有关于关键市场复苏的会议,都是由古普塔主持召开,“古普塔在制定计划的过程中承担了所有的繁重工作,我们并没有获得内田诚的任何指导”。

而这也让内田诚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危机感,内田诚与古普塔之间的冲突再度升级,而到如今这就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

二、日产内斗上升至政治层面 戈恩出逃黎巴嫩

由此可见,日产的内斗一直延续至今,但其中最惨烈的内斗还属日产前首席执行官卡洛斯•戈恩案件莫属。

时间线就要来到1999年,那时正处于日产的动荡时期,日产亟需大量资金去扭转局面,而雷诺通过以派遣戈恩以及提供资金的方式,从而拯救了水深火热的日产,戈恩也就是这样来到了日产。

日产高层上演“碟中谍”:COO被监视,前CEO跨国流亡

▲日产前首席执行官卡洛斯•戈恩

然而,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主要以一个关键性的人物哈里·纳达为起点。

哈里·纳达是在1990年加入日产的,纳达曾在英国公司从事一些关于商业合同和其他事务的工作,这时他还并不出名。在英国期间,他曾想争取欧洲法务部门负责人一职,但以失败告终。于是他辗转到日本的日产总部工作了4年,并最终在2012年击败竞争对手得到了欧洲地区法务负责人的位置。

在工作中,纳达颇为自信的管理风格成功吸引了前日产代表董事格雷格·凯利的注意。彼时,凯利在日产主要负责人力资源、法律以及其他公司部门的一些事务,是戈恩的得力助手。

在2014年1月,纳达就从欧洲回到日本,开始在CEO办公室任职。纳达接手了凯利的部分工作——负责监督法律事务、合规、安全以及其他部分公司事务,因此纳达就在日产的总部大楼里,看清了日产高层的运作模式,并在此韬光养晦。

日产高层上演“碟中谍”:COO被监视,前CEO跨国流亡

▲现任日产法务高管哈里·纳达

而在2018年3月,戈恩做了一个决定,他想要把日产-雷诺-三菱汽车置于一家控股公司之下,并让日产在一定程度上与雷诺平起平坐。

另外,戈恩还在推动将FCA(菲亚特克莱斯勒)也纳入到上述控股公司的谈判。

一旦这个汽车制造商大联盟成立,这将会出售从电动汽车、吉普车、跑车到掀背车型在内的所有车型产品。其年产量将达到超过1500万辆的水平,轻松超越丰田或是大众1000多万辆的规模。

而戈恩为了达成这一目的,也将更多的权力下放,可戈恩的这项计划也并非一帆风顺。

随后,有媒体陆续曝出日产质检违规、公司利润下降等问题,而戈恩也开始对他挑选出的日产首席执行官西川广人失去信心——距离这位首席执行官上任还不到1年。

日产高层上演“碟中谍”:COO被监视,前CEO跨国流亡

▲日产前任CEO西川广人

据知情人士透露,戈恩和凯利开始讨论,让日产北美区负责人兼首席绩效官穆尼奥斯来接替西川广人。

但在2018年初,纳达和另外一小部分人开始逐渐明白,穆尼奥斯很可能要取代西川广人了,而这时候,据知情人士透露,纳达的忠诚早就已经转移到西川广人身上了,而纳达也相信如果戈恩实现了目标,那么他自身的影响力和工作权力可能都会变得更加有限。

与此同时,日本政府也不希望看到日产最后被一家庞大的外国控股公司吞并,也因此日本政府支持纳达等人驱逐戈恩团队。

随后,纳达和西川广人就开始了自己的行动。

从2018年3月开始,纳达就聘请法国公司Wavestone,让其侵入日产汽车及其联盟伙伴的电脑系统中,并以测试公司的网络安全防御能力为由,去掩盖其盗取行为。

在获得机密信息的同时,纳达也开始与日本政府合作,将戈恩的薪酬信息交给日本检方,作为回报,检方也允诺日后调查时,纳达将获得豁免权。

另一边,西川广人在2018年4月也开始公开质疑戈恩推动联盟成立这样一种不可逆转的做法,西川广人表示日产与雷诺的合并“毫无价值”。

在收集到足够的证据,与日本检方达成合作后,纳达开始了最终的行动。

于2018年11月19日,纳达以高管开会为名,给戈恩的助手凯利派遣了一架私人飞机,让其飞至日本。在落地后,凯利被捕,也正是在这一天,戈恩也飞至东京因涉嫌职务犯罪被捕。

除此之外,原本计划取代西川广人的何塞·穆尼奥斯在戈恩逮捕事件发生的一周后,了解到自己在日产的生涯已无力回天,他就搭乘飞机前往了美国,并于2019年5月正式加盟现代汽车。

然而,事情还未结束,戈恩被关押了400多天后,他就开始计划逃离日本。

被调出的监控视频显示,戈恩于2019年12月29日离开东京的家,并在一家旅馆见了两个美国人,三人一同到达新大阪站后,又从新大阪站前往日本关西国际机场。

随后,戈恩利用挖好洞的装音响设备的大箱子,躲避了机场的摄像头,他就一同跟随两个美国人搭乘上已经准备好的私人飞机,并到达了土耳其伊斯坦布尔。

在到达土耳其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戈恩就上了第二架飞机,目的地是黎巴嫩布鲁特,在顺利到达黎巴嫩后,戈恩就公开发表说自己已成功逃离日本,就此戈恩事件结束。

结语:日产高层内斗频发

日产高层内斗频频发生,也让人们不觉感慨和唏嘘。

回顾过去戈恩被捕的案件,整个事件主要的始作俑者就包括日本政府、纳达和西川广人,为防止日产被吞并,他们不得不采取相应的行动,也让整个案件上升为政治案件。

而如今古普塔的离职案件,仅是高管内部的一个小小争斗,但也侧面反应了日本相应的企业文化,不服从上下级的从属关系,就会被排挤在外,而这也就意味着,古普塔很大程度是被“陷害”的。

本文内容来自平台创作者:车讯通,不代表汽车评测网平台立场和态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chepingce.com/news/75.html

(0)
车讯通车讯通小编组
上一篇 2023年7月22日 下午5:36
下一篇 2023年7月22日 下午5:5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